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前暴漫员工曾透露,从2015年公司步入高速发展赛道起,员工、合作方和客户的数量都有激增,但公司员工流动率也随之飙升。由于暴走漫画内部管理有极大问题,经常会出现分工不明、合同纠纷等事件。

文 | AI财经社实习生 郭祎然

编 | 王晓玲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谁说我们解散了?”

在暴走漫画被传言解散后,主持人王尼玛在微博迅速辟谣,并在5小时候后发布了一个2分17秒的《有些话想对你们说》的视频。“大事件这个栏目呢,是挺难做下去的。不过就一款网络综艺而言,大事件一弄就是六年,我觉得今天可以算是‘喜丧’对不对?”

在被传解散的前一天,9月6日,暴走大事件第六季完结。这一集视频里,台下“两千名”员工齐聚一堂,伴随着《今天是个好日子》,送走了被病魔“战胜”的王尼玛。

正是这期视频让暴走漫画散伙流言传开。

暴走漫画散伙传言已不是第一次。据北京商报报道,8月27日,暴走漫画员工曾发布一条纪念暴走漫画的短视频显示,暴走漫画已经拍完了最后一期《暴走大事件》的同时,大部分员工也找到新工作,除《暴走玩啥游戏》被接盘外,所有节目都会停播。但随后,该条视频被删除。

暴走漫画仿佛进入了一个漫长的水逆期。在经历了真假王尼玛、唐马儒合同、侮辱烈士等事件,再加上电影遇挫,又被传言员工辞职、公司散伙的暴走漫画,“荆轲刺秦王”背后,其前景令人担忧。

暴起

“我们这群完全不同的一群人是怎么聚在一起的呢,就是想做点自己开心也能让别人开心的事,这也可能是所有做喜剧的初心吧。”戴着暴漫头套的王尼玛在《有些话想对你们说》中说道。

起初的暴走漫画是一个UGC原创漫画平台,在引进北美Rage Comic素材的基础上,平台开发了暴走漫画制作器,网友们可以运用官方提供的素材随意创作属于自己的暴漫。

这并不是暴走漫画真正的开始。让其真正走入大众视野的是自行制作的原创视频《暴走大事件》,这是一档集新闻话题与综艺娱乐为一体的脱口秀节目。2013年,选择做原创节目的暴走漫画制作了一系列暴走动画节目,包括《暴走大事件》、《暴走恐怖故事》、《暴走看啥片》、《脑残师兄》等,但唯独脱颖而出的是《暴走大事件》。

当王尼玛头顶夸张暴漫头套与观众见面时,从《暴走大事件》走出的“王尼玛”已然成为了一个网红IP。

2014年10月,暴走漫画优酷订阅粉丝数跨越百万大关,成为国内首个粉丝数破百万的视频原创作者。同年11月16日,王尼玛官方微博发布的微博下,评论数7040条,点赞人数2.6万人。

在开发“王尼玛”的IP之后,唐马儒、张全蛋等网红IP相继被孵化,这也成为了暴走漫画孵化网红IP的运营模式:以内容带IP,以IP带产品。彼时类似于《每个成功的张全蛋背后都有许多运营》的文章铺天盖地,暴漫网红运营模式一度成为各个媒体的焦点。

被成功打造为富士康质检员的张全蛋就是个例子。2019年,已成为网红的张全蛋被星爷周星驰邀请参演《新喜剧之王》,同年,又登上了广东卫视《见多识廣》的舞台,网传消息称,其单次出席费用就要几十万元。

2015年至2016年,是暴走漫画的又一高点。“当时我们把《暴走大事件》从优酷独家变成全网分发时,有一个阶段的爆发期。”暴走漫画创始人任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据猎云网数据,2016年,“暴走漫画”微博总粉丝量621万,移动客户端装机量上千万,网站日活近2000万,自媒体粉丝覆盖近6000万,视频播放量超50亿。2017年9月5日,王尼玛官方微博突破1500万粉丝。

同期,乘着用户不断增长、影响力不断扩大的东风,暴走漫画在2012年、2013年分别拿到盛大的天使轮融资和创新工场的千万融资后,又先后斩获创新工场、联创永宣、景林投资、长安资本、合一集团等三轮共计上亿元的投资,彼时的暴走漫画估值40亿元。

如今,距离2017年暴走漫画的最后一轮融资已时隔两年,其高光时刻似乎已成为历史。

坠落

“《暴走大事件》能成长为爆品,我认为得益于两个特质:第一内容搞笑、观点犀利、有态度;第二,《暴走大事件》在关键时刻总会发声。”任剑对媒体表示。

曾被猎云网评为“西安成长最快的10大创业公司”的暴走漫画,在粉丝数量与日俱增的同时,也开始暴走了。

援引36氪相关报道,前暴漫员工曾透露,从2015年公司步入高速发展赛道起,员工、合作方和客户的数量都有激增,但公司员工流动率也随之飙升。由于暴走漫画内部管理有极大问题,经常会出现分工不明、合同纠纷等事件。除了核心创作团队,许多重要岗位都由应届生或外行转业人士负责。

2017年12月21日凌晨,名为@Bingolaga的微博帐户陆续发布了有关王尼玛扮演者本人疑似被非法拘禁、监控,遭到暴走漫画高层威胁的微博。在其放出的一组流传最广的图片中,用户名为“王尼玛”的微信朋友圈截图的信息量极大,包括“我不是王尼玛!王尼玛只是个头套而已!我只是带着头套的人而已!”这也由此引发了“真假王尼玛”的事件。

任剑随后回应称,这个自称王尼玛的人其实是公司的网管,进公司时身背不少债务,任剑借钱给他后,发现他仍旧挥霍,债务越来越多。后来,该网管提出辞职,但拒绝签署还款协议。于是就有了一场闹剧。

任剑在回复《风眼》提出的“王尼玛是否是同一个人”时称,王尼玛到目前为止都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是。

“真假王尼玛”的事情不过半年,一则在2018年5月8日发出的时长58秒的短视频再次把暴走漫画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事件在一周后发酵,多个分发平台以触犯《英雄烈士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为由,先后宣布下架、封禁暴走产品。

叶挺烈士的近亲属叶大鹰等将暴走漫画主体公司西安摩摩上告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最终判决公司在国家新闻媒体上予以公开道歉,并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10万元。

这起案件距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颁发仅一周时间,便触犯了红线。尽管暴走漫画通过各个媒体渠道致歉,并在2019年年初重新开播,但暴走漫画此后就走上了下坡路。

其融资在2017年结束最后一轮后按了终止键之外,又在2018年8月与扮演“唐马儒”的演员李迪闹翻,引起很大争议,很多粉丝“粉转路”,甚至“粉转黑”。有网友评论,“唐马儒逃离的披露才是击垮暴走粉丝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这对于依靠孵化网红人设IP的暴走漫画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击。自暴走漫画以节目带网红IP,再用网红IP带新产品开始,暴走漫画已孵化出具有不可替代性的唐马儒、张全蛋、阿花、大队长等人物。与戴着头套的王尼玛不同,这些人物都无法让他人扮演或配音。

唐马儒的离去意味着暴走漫画失去了一个有价值的“公司财产”,也更意味着暴走漫画的IP经营模式产生了问题:一旦这些IP们对体制不满而出逃,那这些IP将会不复存在。

在此背景下,暴走漫画向电影转型的尝试也受到阻碍。在曝出暴走漫画侵犯烈士名誉权事件的两天前,暴漫与出品方阿里、万达影视才刚刚召开《未来机器城》(原名《暴走吧!失忆超人》)的新闻发布会。

这部电影可以说先声夺人。《未来机器城》在上映前海外版权被Netflix以2亿元买下,但据接近暴走团的人士透露,由于受到下架影响,这部电影迟迟未能拿到龙标,直到2019年7月才在国内院线上映,而且成绩并不好看。猫眼数据显示,国内票房仅有1684.5万元。观众对于这部电影也并不看好。豆瓣评分仅5.8分,打了三星及以下分数的占打分总人数的76%。

困局

“从暴走大事件复更以来,我们确实遇到许多磨难,一是长视频似乎不再适应这个年代,二是大事件的抓手和嗨点要进化,在‘想要变得更好’的心情下着急每周没命的赶稿,导致编剧团队的头发总量越来越少,创作能力下降。”王尼玛在知乎中公开表示。

尽管暴走漫画把住了内容创作视频最初的风口,却没有笑到最后。真正让暴走漫画开始进入困境的,是从整个PGC行业变局开始。

2016年8月,秒拍原创影响力榜单上,前50名中出现了90%的新面孔,如位于第二名的ZACKSHAO摄影师、铁管教练、精分少女蛋蛋酱、软软其实不太硬等。这些新面孔依托于秒拍、美拍、今日头条、微博等新兴视频渠道的快速崛起,并将其运营重点大多放在短视频分发渠道中。

占据榜单之首的Papi酱,热度远超第二名近1000万。这得益于Papi酱及时把住了短视频的风口。自2015年起,Papi酱就已开始生产不超过5分钟的短视频,4年孵化微博粉丝已达3111万,是暴走漫画的两倍之多。

传统平台的老面孔们排名并不好看。王尼玛排到了第10位,二更视频和陈翔六点半分别排在了49位和50位。

新兴面孔已分得了流量的一杯羹,并带来了行业风向的突变。2015年末,PGC风口才刚刚开启,媒体刷屏标题都是“爱奇艺合伙人计划启动,2016年5亿现金助推PGC行业发展”、“百度视频成功融资后,强势入局PGC争夺战”、“搜狐视频启动自媒体平台金牌计划 拟投16亿扶持PGC”。在这样的风口上,PGC们纷纷获得融资,各大平台的推荐位为其轻松敞开。

“我从来不去想未来,因为他来得已经够快了。”爱因斯坦的这句话得到了印证。

2016年下半年,网红经济、直播和网剧成为了资本新宠。当时的头部内容屌丝男士、暴走大事件和万万没想到等,都没能追上这一波潮流。

得益于强IP和粉丝效应的暴走漫画捱过了最冷的寒冬,但在以短视频为主的大势下,仍旧艰难。也正如王尼玛自己所说“大事件的抓手和嗨点要进化”,尽管《暴走大事件》的制作精良,却依旧没有抓到当下短视频的嗨点。

知乎中一篇“暴走大事件复出后热度是否不如以前了,为什么”的帖子下,一位网友回复”有种我长大了,可是暴漫没有的感觉“,这似乎正印证了暴走漫画当下最需突破的瓶颈。

“我们暂时,还死不了呢。还有很多想给大家做的东西,还想再伺候观众姥爷们十年。”暴走漫画的暂别词和他一直的风格一样,依旧暴漫。“后会有七”成为对暴漫粉丝们的回应,但是,关键在于这个“七”能否顺应当下的市场需求,跟着用户一起“长大”。